<mark id="11ib6"><option id="11ib6"><div id="11ib6"></div></option></mark>
  • <optgroup id="11ib6"><em id="11ib6"><pre id="11ib6"></pre></em></optgroup>
    1. <menu id="11ib6"></menu><input id="11ib6"></input>
      <span id="11ib6"><output id="11ib6"></output></span>
    2. <samp id="11ib6"><video id="11ib6"></video></samp>

      <optgroup id="11ib6"><em id="11ib6"><pre id="11ib6"></pre></em></optgroup>

      切·格瓦拉

      切·格瓦拉(1928~1967)

      切·格瓦拉的資料

      中文名:埃內斯托·格瓦拉

      外文名:Ernesto Guevara

      別 名:切(El Che 或 Che)

      國 籍:阿根廷/古巴

      民 族:阿根廷人

      出生地:阿根廷羅薩里奧

      出生日期:1928年6月14日

      逝世日期:1967年10月9日

      職 業:醫生、革命家、政治家、作家

      畢業院校:布宜諾斯艾利斯大學

      信 仰:馬克思主義、列寧主義

      主要成就:參與領導古巴革命、推翻巴蒂斯塔政權

                      發展游擊戰理論

      代表作品:《摩托日記》《游擊戰》《古巴革命戰爭的回憶》《在玻利維亞的日記》

      軍 銜:少校

      配 偶:伊爾達·加德亞/阿萊達·馬奇

      西班牙文:Che Guevara

      最新人物

      其他Q開頭的人物更多

      世界其它的人物更多

      埃內斯托·格瓦拉——古巴革命領導人

        切·格瓦拉,1928年6月14日生于阿根廷,是阿根廷的馬克思主義革命家、醫師、作家、游擊隊隊長、軍事理論家、國際政治家及古巴革命的核心人物。

        切·格瓦拉是古巴共產黨、古巴共和國和古巴革命武裝力量的主要締造者和領導人之一。1959年起任古巴政府高級領導人,1965年離開古巴后到第三世界進行反對帝國主義游擊戰爭。1967年在玻利維亞被捕,繼而被殺。切·格瓦拉死后,切·格瓦拉的肖像已成為反主流文化的普遍象征、全球流行文化的標志,同時也是第三世界共產革命運動中的英雄和西方左翼運動的象征。《時代》雜志將格瓦拉選入二十世紀百大影響力人物。

        2014年11月14日《每日郵報》曝光了一組切·格瓦拉的遺體照片,這是他在1967年遭玻利維亞軍隊殺害47年后首次公布的照片。

        人物生平

        家庭背景

        切·格瓦拉1928年6月14日(出生證明日期)出生于阿根廷羅薩里奧,但一些資料認為他實際上出生于1928年5月14日。格瓦拉的父親埃內斯托·格瓦拉·林奇的家族已在阿根廷生活了12代,是一個聲譽卓著的家族。他的祖先帕特里克·林奇1715年出生于愛爾蘭,后經西班牙轉輾來到阿根廷,在18世紀末,他已成為了巴拉那河地區的總督。而他母親塞莉亞·德·拉·塞爾納·略薩的家族也已在阿根廷生活了7代,同樣也是貴族家庭,祖先約瑟·德·拉·塞爾納曾是西班牙最后一任駐秘魯總督。格瓦拉的父母于1927年結婚。格瓦拉父親在傳記《我的兒子,切》中寫到:“5月(注:1930年)的一個早晨,寒風呼嘯,我的妻子帶著我們的小埃內斯托去游泳。中午時分,我去俱樂部找他們,準備和他們一起去吃午飯,這時我發現,孩子穿著一身濕漉漉的游泳衣,已經凍得直打哆嗦。塞莉亞卻還一個勁地在游泳。1948年,格瓦拉進入布宜諾斯艾利斯大學學習醫學,并于1953年3月順利完成了學業。

        漫游美洲

        1950年1、2月暑假時,格瓦拉游歷了阿根廷北部的12個省,走過了約4000多公里的路程。1951年,格瓦拉在自己的好友藥劑師阿爾貝托·格拉納多(Alberto Granado)的建議下,決定休學1年環游整個南美洲。他們的交通工具是一輛1939年產的Norton摩托車。他們于1951年12月29日出發,決定的線路為:沿著安第斯山脈穿越整個南美洲,經阿根廷、智利、秘魯、哥倫比亞,到達委內瑞拉。在路途的中間他們的摩托車壞掉了。格瓦拉還在秘魯的一個麻風病人村作了幾個月的義工。在這次旅行中,格瓦拉開始真正了解拉丁美洲的貧窮與苦難,他的國際主義思想也在這次旅行中漸漸產生。1952年9月,格瓦拉乘飛機回到了阿根廷。在他此時的一篇日記中他寫到:“寫下這些日記的人,在重新踏上阿根廷的土地時,就已經死去。我,已經不再是我。”格瓦拉在這次旅行中所寫的日記后來被成冊出版。旅行結束后,格瓦拉開始拼命復習,在1953年6月1日,他正式畢業于醫學院。

        命運轉變

        1953年7月7日,格瓦拉開始了他的第2次拉美之旅。在玻利維亞經歷了一次革命之后,格瓦拉從厄瓜多爾前往危地馬拉。途經哥斯達黎加時,這個當時拉美唯一的民主國家深深打動了格瓦拉。1953年12月24日,格瓦拉到達了危地馬拉。當時危地馬拉正處于年輕的左翼總統阿本斯(Arbenz)的領導下,進行著一系列改革,尤其是土地改革,矛頭直指美國聯合果品公司。在危地馬拉,格瓦拉結識了許多由于反抗獨裁統治者而被迫流亡的革命者,其中有秘魯女革命者伊爾達·加德亞(后來在墨西哥,她成為了格瓦拉第一任妻子)。格瓦拉與這些革命者一起投入保衛阿本斯政權的斗爭,積極為阿本斯民主政府服務。

        格瓦拉得到了他知名的綽號切”(Che)“Che”是一個西班牙語的感嘆詞,在阿根廷和南美的一些地區被廣泛使用,是人打招呼和表示驚訝的常用語,類似于漢語中的“喂”、“喔”等。1954年2月12日,在給姑媽貝阿特麗斯的信中,格瓦拉第一次坦率地承認他與危地馬拉的共產黨人有聯系。

        1954年3月28日,美國中央情報局在洪都拉斯成立了一支由危地馬拉軍官阿馬斯領導的雇傭軍,準備顛覆阿本斯政權。1954年6月,武裝到牙齒的阿馬斯的雇傭軍(共有800人,其中200人是危地馬拉人)入侵危地馬拉。6月27日,阿本斯總統被迫辭職。阿本斯政權被顛覆后,阿馬斯成為危地馬拉總統,開始對左翼人士進行殘酷地鎮壓,幾個月之內約9000人被捕或被殺害,格瓦拉也上了美國中央情報局的黑名單。危地馬拉的革命經歷使格瓦拉認識到:要用醫道去造福人類,必須首先發動一場革命,推翻反動獨裁統治。在墨西哥并在此結識了菲德爾·卡斯特羅和勞爾·卡斯特羅。

        參加革命

        1955年,格瓦拉同卡斯特羅兄弟在墨西哥城相遇,當時卡斯特羅兄弟正在為重返古巴進行武裝斗爭并推翻巴蒂斯塔獨裁政權作準備。格瓦拉迅速加入了卡斯特羅組織的名為“七·二六運動”(以一次失敗的革命:蒙卡達事件的日期命名)的軍事組織。1956年11月25日,“七二六運動”的82名戰士擠在“格拉瑪號”(Granma)小游艇上,從墨西哥韋拉克魯斯州(Veracruz)的圖斯潘(Tuxpan)出發,駛向古巴。1956年12月2日,比計劃推遲了兩天,他們在古巴南部的奧連特省的一片沼澤地登陸,遭到巴蒂斯塔的軍隊的襲擊,只有12人在這次襲擊中幸存。格瓦拉,作為軍隊的醫生,在一次戰斗中,當面前一個是藥箱,另一個是子彈箱時,他扛起了子彈箱。從這一刻開始,格瓦拉徹底從醫生轉變為了一名戰士。剩余的游擊隊戰士,在馬埃斯特臘山中安頓下來,并使革命隊伍逐漸壯大,得到了一些農民及工人的支持。在戰斗中,格瓦拉的超人的勇氣及毅力、出色的戰斗技巧和對敵人的冷酷無情得到了越來越多人的支持,包括卡斯特羅的賞識。他很快成為了卡斯特羅最得力和信賴的助手。這段經歷,被格瓦拉寫入了自己1963年出版的《古巴革命戰爭的回憶》(Pasajes de la Guerra Revolucionaria)中。

        宣揚革命

        格瓦拉于1965年離開古巴,先后前往剛果(金)及玻利維亞試圖點燃革命火種。在剛果(金)的軍事行動受挫后,格瓦拉到玻利維亞領導游擊隊活動,

        最后因為當地農民出賣,被由美國中央情報局訓練的玻利維亞政府軍逮捕,遭槍決。格瓦拉被譽為“紅色羅賓漢”、“共產主義的堂吉訶德”、“拉丁美洲的加里波第”、“完美的人”、“浪漫冒險家”。阿爾貝托·科爾達為他拍攝命名為《英勇的游擊隊員》(右圖)的照片,被人們美譽為“世上最知名、最有魄力的照片”。出現在T恤上次數最多的照片。

        為官從政

        1959年格瓦拉被授予“古巴公民”的身份。1959年5月22日,格瓦拉同自己的第一任秘魯裔妻子伊爾達·加德亞(Hilda Gadea)離婚,他們唯一的女兒由格瓦拉撫養。6月,格瓦拉同參與了古巴革命且與自己志同道合的阿萊達·馬奇(Aleida March)結婚,之后他們共育有4個子女。

        格瓦拉被任命為卡瓦尼亞堡軍事監獄的檢察長,負責清除巴蒂斯塔時代的戰犯(主要是政客和警察),一些資料認為格瓦拉處死了156人,但一般認為,人數可能高達600。1959年10月,格瓦拉被任命為國家銀行行長,開始對古巴經濟體制進行社會主義改造,將企業收歸國有,并實行了土地改革。1961年,格瓦拉又被任命為工業部長。格瓦拉幫助卡斯特羅在古巴建立了社會主義制度,在古巴遭到美國經濟封鎖后,格瓦拉與蘇聯簽定了貿易協定。在這段時間內,他也因為其對美國的強硬態度而逐漸聞名于西方。在古巴導彈危機中,他是1962年赴莫斯科談判的古巴代表團的成員之一,并最終簽署了蘇聯在古巴部署核武器的計劃。格瓦拉認為,安置蘇聯的導彈將捍衛古巴獨立,使古巴免于遭受美國的侵略。

        1964年12月,格瓦拉代表古巴出席聯合國第19次大會,之后相繼訪問了阿爾及利亞、剛果(金)等8個非洲國家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當1965年3月14日回到古巴后,他與卡斯特羅在諸如對蘇關系、援助第三世界革命等問題上的分歧日趨嚴重。不久他辭去了自己的職務,4月1日他乘飛機離開了古巴,前往剛果(金)。在古巴擔任高官期間,格瓦拉抵制官僚主義,生活節儉,并且拒絕給自己增加薪水。他從沒上過夜總會,沒有看過電影,也沒去過海灘。一次在蘇聯一位官員家里做客時,當那位官員拿出極昂貴的瓷器餐具來招待格瓦拉時,格瓦拉對主人說:“真是諷刺,我這個土包子怎么配使用這么高級的餐具?”同時格瓦拉周末還積極參加義務勞動,比如在甘蔗地或工廠里勞動。

        出走剛果

        1965年4月23日,格瓦拉從坦桑尼亞穿越坦噶尼喀湖前往剛果。在之前他同卡斯特羅的一次秘密會談中,格瓦拉說服了卡斯特羅支持這次行動。在最初他得到了當時剛果游擊隊領導人洛朗-德西雷·卡比拉(Laurent-Désiré Kabila)的協助,但不久格瓦拉拒絕了他的幫助,認為其是完全無意義的,并寫到:“沒有什么能讓我相信他是一個現在的人”。格瓦拉向剛果起義軍隊傳授游擊戰術,他的計劃是利用剛果坦噶尼喀湖西岸的解放區作為基地,訓練剛果及周邊國家的革命武裝。此時格瓦拉已經37歲,而且并沒有受過正規軍事訓練的經驗(他的哮喘使他免于在阿根廷服兵役),他的戰斗經驗大都來自古巴革命。

        與剛果政府軍一道的美國中情局人員,此時正全程監控格瓦拉部隊的對外通信,以便于在格瓦拉的游擊隊來襲前能先發制人、截斷其補給線。格瓦拉在此役所期許的是能夠向當地的辛巴人灌輸古巴共產主義革命思想及游擊戰術,將他們訓練成一批驍勇善戰的游擊隊。事后格瓦拉在他的《剛果日記》里回憶,當地人組織起來的烏合之眾愚笨、漫無紀律、內部紛爭不休是導致這次起義失敗的主要原因。同年,在非洲叢林吃足了7個月的苦頭之后,病弱的格瓦拉沮喪地與他剩存的古巴戰友離開剛果(有6個伙伴沒能活著離開)。格瓦拉一度考慮將受傷士兵送回古巴,自己留在剛果叢林里戰到最后一刻,用生命為革命豎立典范。不過,在幾次徘徊后,格瓦拉經不住同志們的苦苦哀求,同他們一起離開了剛果。離開剛果的格瓦拉并沒有因此回到他熟悉的古巴。在卡斯特羅公布的格瓦拉道別信里,格瓦拉宣稱他將切斷與古巴的一切聯系,投身于世界其他角落的革命運動。為此,格瓦拉深覺在道義上他不應回古巴。接下來的六個月里,格瓦拉極其低調地游走于坦桑尼亞首都達累斯薩拉姆、布拉格以及東德。這段時期,格瓦拉除了記載他在剛果的經過外,還開始起草兩本書,準備對經濟學及哲學加以論述。在卡斯特羅獲悉格瓦拉的下落后,極力要求他的老同志回到古巴。格瓦拉則明確地聲明,除非是為了在拉丁美洲國家進行革命活動,因地利之便,他會在絕對機密的情況下回到古巴進行籌備工作外,他將不再踏上這片土地。

        轉戰國外

        1966年至1967年間 ,格瓦拉開始在玻利維亞進行革命活動。 當地的玻利維亞共產主義者把密林地區移交給格瓦拉用作訓練區域。格瓦拉及其古巴伙伴亦編改了一些游擊隊的活動方式。玻利維亞總統勒內·巴里恩托斯得知他的存在后,揚言要殺死格瓦拉。他下令玻利維亞軍隊四處搜尋格瓦拉和他的追隨者。希望挑起革命的格瓦拉對玻利維亞的錯誤判斷令他后來慘敗。他準備只是應付玻利維亞軍政府及其一支訓練和裝備皆極差的軍隊,卻沒有在意玻利維亞身后的美國。

        當美國政府得知他的革命活動地點后,很快便派出了CIA人員進入玻利維亞援助反革命。因為美國的援助,玻利維亞軍隊由美國陸軍特種部隊顧問訓練,當中更包括了一支以應付密林戰而組織的別動隊。而格瓦拉在游擊活動中卻得不到地方分離分子及玻利維亞共產黨的預期協助。這時,用來與古巴聯絡的兩臺短波發射機損壞令他無法寄發消息到哈瓦那,游擊隊員用來給從哈瓦那發出的短波解碼的錄音機亦在渡河中亦丟失了,這令格瓦拉的游擊隊完全地被孤立。由于美國對玻利維亞政府的軍事援助和缺乏盟友,令格瓦拉的形勢顯得十分不妙。另外,CIA幫助反對卡斯特羅政權的古巴流亡分子設立了審訊室拷打那些被認為協助格瓦拉的玻利維亞人。為搜尋格瓦拉的支持者,幾乎有300,000人因而受到政治迫害。

        被捕犧牲

        1967年10月在玻利維亞拉伊格拉,格瓦拉游擊隊中的一個逃兵向玻利維亞特種部隊透露了格瓦拉游擊隊的營地。10月8日,當格瓦拉在拉伊格拉附近帶領巡邏,特種部隊包圍了營地并且捉住了他。他在他的腿受傷后投降。關于他被擒時的情景分別有幾個版本,有說法在沖突期間,有幾個士兵想接近他,他便喊道:“不要射擊!我是切·格瓦拉,我活著對您來說比死更有價值”。另一說法是他被捕獲時身份仍然不為人所知。他在捕獲之時佩帶著一只剛收到的禮物勞力士手表。巴里恩托斯總統知道他被擒后,馬上下令處死他。格瓦拉被囚在一個破落的校舍一夜后,第二天下午他便在他的手被綁在板上的情況下被一個抽簽抽到了短秸稈的玻利維亞陸軍中士槍斃了。一些人認為那個中士是向格瓦拉的面和喉頭開槍。被廣泛認同的是,他開槍射格瓦拉的雙腿以令他的面孔完整以便證明身份,并假裝是作戰的創傷以隱瞞他被槍斃。處死他的是政府軍的一位中士(這個中士后來2007年在古巴通過醫療福利系統治療了白內障)。他喝了一點酒壯膽后進入房間,坐在椅子上的格瓦拉站了起來。中士命令他坐下,格瓦拉卻說:“我知道你要在這里殺死我。開槍吧,膽小鬼,你要殺死的,是一個男子漢!”中士有些生氣,直接舉起槍打向格瓦拉的胸膛。另一個版本是在行刑前劊子手顫抖著不敢開槍,格瓦拉平靜地對他說:“開槍吧,膽小鬼,你只是要殺死一個人而已。”他的尸體被直升機送到了一個地方醫院并展示給媒體。關于他的遺體的照片成為了一個傳奇,當地修女認為他的樣子很像耶穌。在一名軍醫切斷了他的雙手之后,玻利維亞的陸軍將校將格瓦拉的尸首轉運去一個秘密地方,并拒絕透露他的遺骸是否已被埋沒或火化。但是 第一種說法明顯的問題在于費利克斯·羅德里格斯是在三天后才達到玻利維亞的,所以其根本不可能聽到所謂格瓦拉投降的話語。

        英雄葬禮

        格瓦拉等人的遺骨被運回古巴后,暫時停放在哈瓦那的何塞·馬蒂紀念館內。1997年10月9日(即格瓦拉遇難30周年),古巴國務委員會發出通知,確定當月11日至17日為國喪日,并確定將格瓦拉的遺骨以國葬的規格安葬在他生前戰斗過的圣克拉拉。

        古巴政府為格瓦拉舉行了最為隆重的悼念活動和安葬儀式。1997年10月10日古共五大閉幕后,悼念活動相繼展開。14日,格瓦拉遺骨移送圣克拉拉。當天,哈瓦那通往圣克拉拉的公路實行管制,任何閑雜車輛不得通行。圣克拉拉數十萬群眾涌向靈車經過的路旁,靈車經過之處撒滿鮮花,場面十分感人。17日上午9時,安葬儀式開始。格瓦拉的遺骨被安放在格瓦拉廣場中,同時被安葬的還有6名游擊隊員的遺骨。卡斯特羅在葬禮上發表講話,頌揚格瓦拉對古巴革命的杰出貢獻,稱贊他是革命者和共產黨人的楷模。葬禮結束時,卡斯特羅親自點燃了格瓦拉靈前的長明燈。

        遺體照片

        2014年11月,切·格瓦拉遭玻利維亞軍隊殺害47年之后,一批他被槍殺當時的照片首度曝光。

      切·格瓦拉相關的歷史人物

      切·格瓦拉簡介

      切·格瓦拉生平

      切·格瓦拉最新文章

      歷史人物首字母索引: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人物朝代、地區索引: 上古 夏朝 商朝 周朝 春秋戰國 秦朝 漢朝 三國 晉朝 南北朝 隋朝 唐朝 五代十國 宋朝 元朝 明朝 清朝 民國 世界 近代 現代 影視小說 美國 日本 五胡十六國 巴爾干 南美洲 北歐三國 俄國 英國 法國 德國 意大利 西班牙 奧匈帝國 土耳其 非洲 朝鮮

      熱門明星索引: 全部 內地 港臺 日韓 歐美 歌手 演員 體育 網紅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