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11ib6"><option id="11ib6"><div id="11ib6"></div></option></mark>
  • <optgroup id="11ib6"><em id="11ib6"><pre id="11ib6"></pre></em></optgroup>
    1. <menu id="11ib6"></menu><input id="11ib6"></input>
      <span id="11ib6"><output id="11ib6"></output></span>
    2. <samp id="11ib6"><video id="11ib6"></video></samp>

      <optgroup id="11ib6"><em id="11ib6"><pre id="11ib6"></pre></em></optgroup>
      蔡琰一生嫁了幾任丈夫?“文姬歸漢”之后怎么樣了?

        蔡琰一生嫁了幾任丈夫?“文姬歸漢”之后怎么樣了?趣歷史小編帶來詳細的文章供大家參考。

        蔡琰,三國時最有名的才女。她留兩首詩,另外一個才女甄宓留下一首。

        但是蔡琰,又是一個殘酷的母親。

        她拋棄了她親生的兩個兒子。“兒前抱我頸,問母欲何之”,她的兒子問她:“人言母當去,豈復有還時。阿母常仁惻,今何更不慈。我尚未成人,奈何不顧思。”

        ——媽媽啊,你總是很仁慈,今天為什么變得無情?媽媽啊,我還沒有長大,你能不能想想我啊?

      image.png

        這是蔡琰在自述五言詩里,寫自己和兒子分離時的情形。

        盡管她“見此崩五內,恍惚生狂癡。號泣手撫摩,當發復回疑”,蔡琰仍割舍情戀,從匈奴回到中原。

        這也是文姬歸漢的故事。發生在公元207年,蔡琰已在匈奴生活了12年。能回中原,得力于曹操。曹操和她的父親蔡邕是知交,平定北方后,用金璧將蔡琰從匈奴贖回。

        蔡邕有兩個女兒,大女兒蔡琰,小女兒蔡氏,嫁給曹魏的上黨太守羊衜,生下二兒一女,羊承、羊徽瑜、羊祜

        蔡邕,是一代名將羊祜的姥爺。而羊徽瑜,是司馬師的第二任老婆。

        蔡琰和妹妹的命運,差就差婚姻上。

        蔡琰一生,前后有三個丈夫。

      image.png

        第一個丈夫是河東世家的衛仲道。結婚時間不長,衛仲道生病死了,兩人沒有孩子,蔡琰就回到自己家里。

        195年,李傕、郭汜作亂關中,羌胡劫掠,蔡琰被擄走,在匈奴生下兩個孩子。第二任丈夫,姓名不詳,有說是匈奴左賢王,有說不是。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蔡琰和第二任丈夫,沒有絲毫感情。這個男人,可以為曹操的金璧放棄蔡琰,只把蔡琰當成自己后院的一個女奴而已。

        從匈奴回到中原,是蔡琰最大的期望。最大的難題,是離開自己生下的孩子。

        是做一個好母親,做一個奴隸似的母親?

        還是,做一個殘酷的母親,做一個自由的自己?

      image.png

        對自由向往,加上胡漢的巨大差異,蔡琰選擇了歸漢。這里的漢,不一定指漢朝,應指漢族,指漢文化。

        在異族文化之下,蔡琰哪怕再生兩個孩子,她內心仍是孤獨的,哪怕被捧上王后寶座,精神也是被奴隸的。

        第三任丈夫是曹操安排的,名叫董祀,屯田都尉。

        婚后不久,董祀犯法了,應該被處死。蔡琰親自去向曹操求情。

        曹操最煩求情,最欣賞執法六親不認,因為他自己就是這樣做的。

        可是,在蔡琰這里,他可以不講原則。

        當時,曹操和許多公卿名士、遠方使者坐在一起,他對大家說:蔡邕的女兒在外面,今天讓大家見一見。

        曹操知道蔡琰為什么來,他不拒絕但也沒馬上答應,就是想讓蔡琰當眾講講赦免董祀的理由,成立就赦免,不成立就不赦免。

        當眾來判定,就是請公卿名士作個見證,作個陪審,可以讓人無話可說。

      image.png

        披散著頭發,光著腳的蔡琰,雖然趕來匆忙,但她依禮叩頭請罪,說話條理清晰,情感酸楚哀痛。

        滿堂賓客,都被她打動了,“為之動容”。

        心中同樣暗暗喝彩的曹操,仍然將了才女一軍:確實讓人心生憐惜!但是文書已經發出去了,怎么辦?

        蔡琰說:您的好馬上萬,猛士成林,為什么吝惜一馬一騎,不去救一條命呢?

        曹操終于被打動,赦免了董祀的罪。

        苦難命運是文學的土壤。

        回到家,蔡琰寫下《悲憤詩》二首。

        詩的最后,她說:“托命于新人,竭心自勖勵。流離成鄙賤,常恐復捐廢。人生幾何時,懷憂終年歲。”

      image.png

        ——把命運寄付給再嫁的丈夫董祀,自我勉勵,努力活下去。流離后,自覺鄙賤,常常害怕被丈夫拋棄。想一想,人生還有多少時間,憂傷著一年又一年。

        悲憤,悲天憫人。蔡琰并不想做什么才女,不想做什么神女,她只想幸福而安寧活著,像妹妹那樣,有丈夫愛,有兒女在。

        有閑的時候,彈琴作曲,潑墨寫文。

        這才是她想要的自己,一生只活這一次。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