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11ib6"><option id="11ib6"><div id="11ib6"></div></option></mark>
  • <optgroup id="11ib6"><em id="11ib6"><pre id="11ib6"></pre></em></optgroup>
    1. <menu id="11ib6"></menu><input id="11ib6"></input>
      <span id="11ib6"><output id="11ib6"></output></span>
    2. <samp id="11ib6"><video id="11ib6"></video></samp>

      <optgroup id="11ib6"><em id="11ib6"><pre id="11ib6"></pre></em></optgroup>
      九州縹緲錄中的殤陽關大戰真實存在嗎?歷史上發生不止一次!

        九州縹緲錄中的殤陽關大戰真實存在嗎?歷史上發生不止一次!下面趣歷史小編就為大家帶來詳細解答。

        殤陽關大戰在歷史上是有的,但是但是殤陽關大戰不僅僅只有一次,縱觀整個歷史前前后后一共有兩次,分別是胤始帝時期和胤成帝時期,而且戰役還非常精彩的,下面就具體看看效果吧。

        殤陽關簡介

        有“東陸第二關”之稱的殤陽關橫于黯嵐 山與北邙山交匯之處,是宛越兩州進出中州的 必經之路,殤陽關北面是帝都盆地,南面是楚唐平原,南北十萬拓平原只有此關一處險要可 守。故殤陽關雖不算城市,卻不得不在此多用 一些筆墨。

      image.png

        殤陽關城防

        殤陽關的城墻呈東西走向,東西兩面寬, 南北兩面長,是一條長城。城墻高九丈六尺, 寬一丈四尺,里外雙層,兩層城墻之間的甕城備有火眼和灌水的機關。城門共有十座,北四 南六,東西兩面接著大山。殤陽關的地勢高于周圍,城門全部處于弓箭能夠射到的地方,高處射箭普通弓箭都可以達到一百五十步的射程,關內有數十尺深的水井,可取用流入地下的山泉。 地處險要的殤陽關可謂“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無愧于“帝都鎖鑰”的稱號。

      image.png

        歷史上真實的殤陽關大戰

        胤始帝時期火薇元年初春,薔薇皇帝率十萬大軍強攻(殤)陽關。火薔薇元年的初春,白胤指揮十萬大軍強攻陽關,打通這道雄關,帝都就在眼前。秦嬰親自赴陽關指揮作戰。此刻天下的重心就在陽關,勝利的人,就擁有天下。其實薔薇皇帝本可以損失更小的拿下陽關,但是為了能讓病重的薔薇公主能見到他一統東陸,遂率十萬親兵日夜不停地像殤陽關沖鋒。這場慘烈的戰役持續了三天三夜,白胤的十萬大軍全軍覆沒,陽關也被燒為一片白地。白胤最終扳倒了他統一路上的最后一個敵人,但是也因強攻殤陽關使其十萬親兵化作齏粉,失去自己嫡系部隊的胤始帝無法獨自統治偌大的東陸,從而使胤朝不得不采用和賁朝一樣的分封制度,這也是白胤在歷史上為數不多的被后世史學界詬病的地方。白胤立國號為胤,年號為火薔薇,分封天下,但是此刻他的身邊,已經沒有了那個希望他雄霸天下的女人。他因她而得天下,又因為天下而失去了她。

        三年后,白胤重建陽關,為紀念十萬將士,于陽關前加了一個字“殤”。

        胤成帝時期三年七月,嬴無翳離開帝都,領三萬五千步騎,與諸國聯軍戰于殤陽關。離國大軍經過鎖河山下向東南方快速推進,意圖打通王域和離國之間的通道,卻被諸國聯軍堵在殤陽關內。整個九州歷史上堪稱最經典的戰役的殤陽關之戰一觸即發。楚衛、下唐、晉北、淳、休、陳六國聯軍各率精銳部隊意圖將離國主力圍殲于殤陽關內,并奪取被離軍擄走的楚衛國小舟公主(疑似為胤喜帝血脈)。胤末強兵一時匯聚于殤陽關這一彈丸之地。

        參戰將領:諸國聯軍——休國天策軍大都督岡無畏,淳國風虎騎軍副都統領陳奎,陳國護國上將軍費安,御殿羽將軍息衍,御殿月將軍白毅,晉北國主帥古月衣。離國部隊——離國三鐵駒”:“左驂”張博、“右驥”謝玄,“中領軍”蘇元朗,離國國主威武王嬴無翳。兩軍對壘,八月二十一日,白毅單騎臨殤陽關下,與嬴無翳相約,七日內決戰。期間,白毅尋到了極為難找的殤陽關地下水源,并下毒,致使離軍三千多人中毒,兩萬余人身體不適。

        成帝三年八月二十七日,白毅履七日之約,借助風勢用煙濤之術猛攻殤陽關,嬴無翳只能率軍出城突圍。白毅親掌六國兵符,迎戰嬴無翳。

        赤潮在嬴無翳霸刀的指引下撕破了聯軍的防線,拋下數以萬計的尸體,僅有五成的離軍得以順利突圍,離國大將蘇元朗為掩護嬴無翳撤退,自陷與聯軍包圍之中。離國主力突圍后,蘇元朗帶著最后的十幾名步卒退進了燃燒的殤陽關,蘇元朗引兵登上了烈火熊熊的城墻,再次升起了離國的大旗。一支羽箭飛射,準準地扎進了蘇元朗的心口,這個沉默少言的將軍栽下了九丈六尺的接天城墻,剩下的親兵亦跟隨隨主帥一起跳下了城墻。

        事后白毅用一面“箭破薔薇”的白氏家徽戰旗覆蓋在蘇元朗的身上,澆上火油焚燒,給了他一份極大的敬重。

        嬴無翳率主力南下返回離國國都九原,留下謝玄軍團守在殤陽關外。

        然而對六國聯軍來說,戰爭才剛剛開始。

        損失慘重的六國聯軍進入殤陽關內,軍中傷員無數,而城外的尸體聯軍更是無力掩埋。白毅上書帝都,希望得到急需的藥物和糧食,并請領兵入天朝覲皇帝。而帝都欽使帶來的卻是諸如血茸,老參之類的“珍貴藥品”,也以歷來諸侯之兵不入王域,而且白毅龍虎之兵,新有殺戮,此時入京,怕有損帝都的祥和之氣的理由拒絕了聯軍進入王域的要求。意圖很明顯,剛剛坐穩皇位的白氏皇族想將六國聯軍困死在殤陽關,從而使十年之內,再無諸侯可踏入王域一步。

        此時殤陽關內聯軍猶如困獸,北邊有兩萬裝備可以射穿風虎鐵騎的鎧甲的羽林天軍,南邊有虎視眈眈的離國謝玄軍團。而此時的白毅還忘記了一個事,天驅武士團的武士都因勤王而匯聚于殤陽關內,天驅七宗主中的尚存五位中的三位也都在下唐國軍中:息衍以及還只有十幾歲的姬野和呂歸塵,并且天驅圣器——蒼云古齒劍還在關中。消滅這支軍隊這對天驅的宿敵——辰月來說無疑是巨大的誘惑,而事實上辰月也在這么做,正是辰月替皇帝武裝了那支本來毫無戰斗力的羽林天軍,不許聯軍進入王域也是當時已經被拜為國師的辰月教長雷碧城提出的。正當白毅焦頭爛額時,一件可以徹底摧毀聯軍的事發生了。

        尸亂。辰月派尸武士用尸蠱復活了城內外還來不及掩埋的死去的各國士兵!喪尸第一次出現的時候天上飛滿了夜梟,但夜梟久久不敢落地。守城的士兵晚飯的時候聽見有人在敲擊城門,以為是巡邏的士兵回來了,便去開門。然而門外并不是他的戰友,而是喪尸!沒有痛感的喪尸瘋狂的向聯軍進攻,逼近了白毅的大營,白毅的魂印兵器此刻發揮了作用。白毅用追翼弓將七支長薪箭射在地上,組成了縮小版的君臨之陣,喪尸被魂印兵器組成的君臨之陣所擊倒,聯軍解了燃眉之急。然而此次蘇醒并進城的喪尸只是一小部分,隨著谷玄星在天空中不斷的攀升,喪尸越來越多,而且力量越來越大。白毅的七支長薪箭在鑄成君臨之陣后也僅剩一支,而且長薪箭組成的陣也遠遠不能覆蓋整個殤陽關。最終白毅放下對于息衍的成見(白毅認為辰月是為了消滅天驅才制造的尸亂)選擇與天驅聯手,息衍隨即招來了瞻天翼——剩下的一位天驅宗主。三人在密室內交談許久,白毅終于了解到天驅和辰月的歷史,并被告知了解圍之法——以人為法器,鑄成真正的君臨之陣。交談的最后晉北國主帥古月衣進入房內——古月衣也是個天驅,不過他是在殤陽關才加入天驅的。白毅,息衍, 翼天瞻,古月衣,呂歸塵,姬野,息轅,六個天驅和一個曾經的天驅終于走到了一起。

        十月十六日,谷玄滿盈之夜,七個天驅武士各自前往自己在城中的陣位。谷玄滿盈之時,君臨之陣成功發動,息衍和白毅聯手打敗了尸武士,最后姬野冒著生命危險用猛虎嘯牙槍斬殺了尸武士。失去了力量的喪尸紛紛倒在了地上,殤陽關之戰終于結束,而天驅和辰月也正式開戰。

        后世的史學家很難解釋殤陽關之戰中的一個疑點,從胤成帝三年九月初五的異變之夜開始,直到十月初七的一個月間,沒有一支有效的援軍奔赴戰場去支援陷入危局中的諸侯聯軍。

        仔細考證起來,各國的援軍沒有抵達的理由千奇百怪。淳國強橫無匹的兩萬五千風虎鐵騎在華燁的指揮下出當陽谷,擊潰了離國左相柳聞止的大軍,卻未能獲準穿越王域;對于遠在北方的晉北國,支援殤陽關鞭長莫及;而休國和陳國本不算實力很強的諸侯,倉促間已經難以組織起有效的援軍。楚衛國的兩萬援軍迅速啟程,領兵的人是楚衛女主白瞬本人。可當她的軍隊推進到她送別白毅大軍的暮合灘,她在錦繡的戰車中隔著簾子看見一萬名身著赤紅色皮甲的南蠻戰士列成長陣,像是一道赤色的巨蛇,橫在她的面前。離國的張博軍團等候在這里,這支軍團并未趕回離國。張博并不進攻,只是嚴陣以待,而楚衛女主也沒有發起進攻,有人私下里傳聞說這個女人面對著僅有自己一半人數的赤旅毫無辦法,對峙中夜夜以淚洗面。因為沒有任何一個楚衛重臣跟隨她,這樣一個只是血統高貴容貌絕麗的女人,手下沒有一個干將,根本不知如何指揮她的兩萬精兵發起有效的進攻。

        最古怪的莫過于最終于十月初七出發的下唐援軍,這支由三軍統帥拓跋山月親領的援軍居然籌備了一月之久。長達一個月的時間里,東陸四大名將之一的拓跋山月竟然只做了籌集馬草糧食、準備車隊馱馬之類的事。而他的軍隊行到半路的時候,殤陽關最后的慘戰已經結束。

        盡管有種種解釋,歷史的事實卻依然難以令人信服。當胤帝國的將星們將要一同墜落的前夕,龐大的帝國未能給他們提供任何有效的支持。

        殤陽關勤王戰和鎖河山巨鹿原血戰并稱,是胤末燮初歷史上意義深遠的兩次決戰,皆是離國以一國之力對決諸侯聯軍。兩次戰爭中,包括調動的民夫,都動用了三十萬以上的人丁。而每一次戰爭,無論哪一方的成敗,都在戰場上扔下了堆積如山的枯骨。

        殤陽關勤王戰結束于胤成帝三年十月十七日,以離國謝玄軍團從殤陽關下撤離為終結。這場戰爭整個過程不到三個月,僅有一場決定性的戰役,然而各諸侯國死傷的總數超過七萬人,慘烈程度堪比胤帝國開國時薔薇皇帝強攻殤陽關的那一戰。不世出的霸主和不世出的英雄們于沙場上縱情揮斥,后世的軍法家們回頭去研究這場戰爭,無不盛贊兩方領軍者的謀略,認為即使后人回到當時的戰局中,也難有超越前人的機會。這場戰爭被稱作關隘攻防戰的經典,這傳奇卻是以鮮血來書寫的。

        七萬人的尸骨無力收拾和掩埋,便被拋棄在荒野里,直到第二年春天,楚衛國還在不斷地征發民夫就地掩埋尸骸。殤陽關在這一戰中成為一座積尸數萬的死城,就在白毅等六國軍團撤離后的次日,天降豪雨,暴虐地沖刷著這座古老的雄關,附近的人稱為“天哭”,是死者的怨氣積累在天空中所化的陰云崩碎了,淚雨滂沱。城中水深四尺,尸體腐爛導致疫病流行,再沒有人敢派兵駐防,殤陽關四周變做了一片死地。聯軍在殤陽關外六十里建設土城“南靖”,代替殤陽關作為帝都的門戶,直到次年的夏天殤陽關的清理結束。更多的人卻并不熟悉“南靖”這個名字,而稱它為“哭城”。

      image.png

        這場戰爭的影響甚至延續到數十年之后,楚衛的土地最終并入大燮的版圖,燮敬德帝在位年間,有一次核查人口。大燮的官員驚訝地發現楚衛地方竟然有數千人家是女子和女子相婚配,以夫妻稱呼。敬德帝令查實,疑心其中有人逃避賦稅,可結果出乎預料,原來楚衛地方軍武之風盛行,鄉村男子往往結伴從軍,而在殤陽關一戰中,楚衛軍團死傷慘重,鄉間一村一村的男子都埋骨在殤陽關下。一時間女子無人可嫁,容貌出色的寧可自賣給富家作為侍妾,更有女子之間互相婚配,粗壯者田間勞作,纖細者家中紡織,鄉間也稱為夫婦,作為一戶繳納稅賦。

        敬德帝嘆曰:“當日殤陽關下,殺十萬人,若其尸骨比肩而立,縱太清宮之大,未必能容。遙想其慘烈,而今尚戰栗不能自持。然我兄親歷其陣,萬軍之中刺殺鬼使,果然鐵膽,遂可以取天下。我曾聞坊間有言,謂我守成之皇帝,我兄開國之英雄,此言不欺我。然,英雄長戰,庶民漓血,男子戰死沙場,父母悲戚,女子無人可托,遂自相婚嫁,有敗人倫。我心不忍。”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
      我去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