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id="11ib6"><option id="11ib6"><div id="11ib6"></div></option></mark>
  • <optgroup id="11ib6"><em id="11ib6"><pre id="11ib6"></pre></em></optgroup>
    1. <menu id="11ib6"></menu><input id="11ib6"></input>
      <span id="11ib6"><output id="11ib6"></output></span>
    2. <samp id="11ib6"><video id="11ib6"></video></samp>

      <optgroup id="11ib6"><em id="11ib6"><pre id="11ib6"></pre></em></optgroup>
      被佛家公認的文殊菩薩,中國“出口轉內銷”最強品牌“寒山”!

        被佛家公認的文殊菩薩,中國“出口轉內銷”最強品牌“寒山”!接下來就和各位讀者一起來了解,給大家一個參考。

        古代中國“出口轉內銷”的最強品牌是啥?瓷器?鐵器?還是茶葉?

        都不是,是唐代詩歌里的“寒山”!

      image.png

        “人問寒山路,寒山路不通”、“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這些詩句中的寒山,就是國際品牌“寒山”,而他的真實身份是詩壇另類人物——寒山子,其國際化之路甚至遠遠超越李杜兩位大佬。

        屢試不中

        寒山子,人送外號:瘋僧,后人則尊稱其為詩僧,但據說,他其實一輩子也沒正經度碟出家,說白了就是個“野和尚”。

      image.png

        當然,寒山子本來也是凡人俗客,三十歲之前的追求也是功名利祿、封妻蔭子。

        從自述詩“尋思少年日,游獵向平陵……聯翩騎白馬,喝兔放蒼鷹”看,寒山的家世應該是相當“巴適”的,可卻屢試不中,究其原因,也怨不得別人:一怨爹媽,二怨自己。

        隋唐是看臉的時代,不說豐神如玉,也要五官端正。可惜,寒山子的爹媽犯了和鐘馗爹媽同樣的錯誤,在外觀塑造有點隨心所欲,用他自己的話說:“書判全非弱,嫌身不得官”。

        唐朝考試有一個重要環節——“作詩”,而且對格律有較高要求,可是寒山子作詩卻有點“犯渾”,明明有詩才,卻偏偏不拘格律,這導致寒山得了一個“不合典雅”的評價。

        對此,寒山子一直耿耿于懷,直到晚年還作詩自嘲:“有人笑我詩,我詩合典雅。不煩鄭氏箋,豈用毛公解”,意思是“丫的不識貨!”

        長相隨意、詩作隨意,那就別怪大唐組織部任性了——不錄用。

        “年可三十余,曾經四五選…不敢暫回面”,屢試不第,自負才華的寒山子實在沒臉回家(這與杜甫經歷類似),“前度是富兒,今度成貧士”,從此成了流浪書生。

        天臺隱居

        所謂官場失意,情場也失意。

      image.png

        鑒于寒山子“沒出息”的表現,望夫成龍的媳婦撂挑子不干了——帶著孩子回娘家,而且再沒回來,也就是寒山子“被媳婦休了”!

        被踹掉的寒山子,無奈流落到了浙江天臺一帶,據說還在此梅開二度,再度結婚,但好景不長,又恢復到光棍狀態,并且住到了寒巖,寒山子此刻正式誕生。

        “人生變故促進成長”,這句話用在寒山身上很恰當,屢遭變故之后,寒山的心境開始蛻變,轉而思索人生,開始求道。

        說是求道,其實就是想弄明白一件事,自己一手好牌,咋就打爛了呢?想歸想,可也得吃飯,寒山子的“面包”來自于天臺國清寺僧人們的剩飯。

        后來,他和廟里的豐干、拾得比較談得來,就成了好朋友,而他們之所以能成為朋友,是因為仨人都是怪咖。

        豐干,除了高僧身份,據說還是個超級馴獸員,尤其坐騎異常拉風——老虎,經常騎著頭猛虎閑逛。

        拾得,還是小沙彌時,就曾膽大妄為登上法座,與佛像對盤而食,此外,他還拿杵敲打過伽藍佛像的腦袋。

        而寒山,則常常跑到各寺廟中“望空噪罵”。

        后人經常將寒山、拾得并稱為“和合二仙”,源于這倆人有段經典問答:

      image.png

        寒山子問拾得曰:“世間有人謗我、欺我、辱我、笑我、輕我、賤我,如何處之乎?”

        拾得笑曰:“只要忍他、讓他、避他、由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過幾年,你且看他。”

        這一問一答,堪稱佛家養性修身的經典標桿,即便不是佛門中人,對這一段也不陌生,在江浙一帶,甚至被奉為夫妻和美的秘訣。

        終遇伯樂

        在國清寺隱居期間,寒山子不斷把自己的感悟轉換成文字,隨手就寫在山崖石壁之上,因為沒錢出版,只能等有緣人得之。

      image.png

        而有緣人很快就來了,他就是——閭丘胤。

        閭丘胤曾是臺州刺史,管轄范圍就在浙江天臺一帶,據說有一次他得了個誰也看不好的頭疼怪病,萬般無奈之下,只好求助于豐干禪師,豐干對著老閭的腦門就來了個彈指神通,結果奇跡般治好了!

        老閭很好奇,就問豐干,這世界上有沒有真佛?

        豐干說:國清寺現在就有倆,一個是文殊,一個是普賢,這會兒正在燒柴。

        閭丘胤趕過去一看,看見倆瘋癲邋遢的老頭在燒柴——正是寒山和拾得,就趕緊過來問候兩位菩薩。

        結果寒山拾得哈哈大笑“豐干饒舌”,然后倆人起身,直奔寒巖而去。

      image.png

        等目瞪口呆的閭丘胤趕到寒巖,寒山拾得早已不知去向,只在山巖石壁上發現了三百余首禪詩、偈語,抄錄整理之后形成了《寒山詩集》。

        不過這只是傳說,因為閭丘胤和寒山大概率不屬于一個時代,很可能是后人“拉大旗,做虎皮”,用以抬高《寒山詩集》的格調。

        后來,寒山、拾得這對CP離開了國清寺,來到了蘇州的妙利普明臺寺,在此長居,并成功地活過了一百歲。

        再后來,妙利普明臺寺改名寒山寺。

        再再后來,有個叫張繼的詩人,寫下了那首千古傳誦的名篇:“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

        名噪日本

        《寒山詩集》雖被人整理成冊,但由于詩作偏向白話,有禪意而少韻律,在詩歌爛大街的唐代,在當時并沒有太高的關注度。

      image.png

        而對于自己的詩,寒山本人是很有自信的:“下愚讀我詩,不解卻嗤誚。中庸讀我詩,思量云甚要。上賢讀我詩,把著滿面笑。楊修見幼婦,一覽便知妙。”就說,有一定境界才能讀懂和欣賞他的詩。

        很長一段時間,寒山的詩局限于佛教界,處于圈內還好、圈外沒名的地位。

        直到宋元時代,中國禪宗登陸日本,一起登陸的還有《寒山詩集》,島國人民頓時如獲至寶:咋就這么富有哲理呢?

        尤其寒山一生經歷坎坷,他詩的意境閃爍著悲哀的生命體驗和透徹頓悟,這很符合日本人物哀的思想特點,迅速成為了第二個“白居易”。

        愛屋及烏,所有寒山相關的人、物,也都大有市場,不僅張繼的《楓橋夜泊》風靡日本,連帶著還自建了“寒山寺”、“拾得寺”,以此向文化偶像致敬。

        時至今日,每年仍有大批島國人民來到蘇州寒山寺進行文化朝圣。

        風靡歐美

        寒山詩占領島國就停步了嗎?并沒有!

      image.png

        寒山超然物外、隱蹤藏跡的生活方式,給一幫歐美份子樹立了榜樣,他們就是——思想自由反主流的嬉皮士。

        他們被稱為“垮掉的一代”,極致反對物質享受,強調回歸自然,甚至要回歸無欲無求的史前時代。

        這與千年前離群索居、隱居寒巖的寒山,頗有幾分相似。尤其此時寒山詩被引入美國,其超然物外的思想境界,引發了一代人的尖叫,美國人民熱淚盈眶,終于找到老祖了。

        “杳杳寒山道,落落冷澗濱。啾啾常有鳥,寂寂更無人。淅淅風吹面,紛紛雪積身。朝朝不見日,歲歲不知春。”這首詩的意境,不正是嬉皮士苦苦尋求追逐的境界么?

        寒山由此,迅速成為“垮掉一代”心目中的偶像,被嬉皮士奉為鼻祖,引發了席卷歐美的“寒山熱”。

        甚至奧斯卡獲獎電影《冷山》的扉頁赫然寫著:“人們打聽通往冷山的道路,卻一無所獲。”這寫的就是寒山詩“人問寒山道,寒山路不通”。

      image.png

        不得不說,當我們苦苦探尋人生的追求與歸宿時,寒山已經在千年前給出了自己的答卷。或許他并不普世,但他無欲無求的思想、追求“和合”的境界,仍然在人類靈魂深處開辟了一方圣地,值得我們學習與探索。

      免責聲明:以上內容源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推薦中…

      24小時熱文

      換一換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戰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點擊排行
      • 圖庫排行
      • 專題排行

      精彩推薦

      圖說世界

      換一換
      我去操